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于2012年正式实施,《意见》要求推进体制机制创新

 热点汇总     |      2020-02-08 14:47

《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是我国首份针对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国家文件,是全国各领域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行动纲领。《意见》要求推进体制机制创新,推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任务之一。

绿色文明和美丽中国,已成为未来发展的关键词。环保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日前指出,生态补偿是“青山绿水”保护者与“金山银山”受益者之间的利益调配机制,新安江则是全国*跨省流域的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希望把新安江打造成中国乃至国际上的生态典范,构建流域性生态补偿的“中国模式”。 流域生态补偿制度趋于成熟 路线图已初具雏形 十九大报告将“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列为“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的内容之一。作为全国*跨省流域的生态补偿机制试点,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于2012年正式实施。目前,新安江生态补偿试点以三年为一个周期的第二轮试点将在今年年底全面完成。 *表示,随着一系列政策的密集落地,国家生态补偿制度框架已经构建,发展路线图也已基本明确。针对新安江流域水环境补偿试点,未来应继续完善和加强制度顶层设计,健全补偿长效机制。 流域上下游补偿机制试点已在多地区铺开 “目前,新安江流域每年向千岛湖输送60多亿立方米干净水,占千岛湖年均入库水量的68%以上,初步走出一条上游主动强化保护、下游支持上游发展的互利共赢之路。” 中共黄山市委书记任泽锋在近日召开的“2017首届新安江绿色发展论坛”上介绍称,目前试点工作已经入选全国十大改革案例,并写入中央《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试点工作开展以来,上游地区建立了一套较为完整的工作机制,包括综合协调、垃圾兑换超市、断面水质考核、创新资金投入、项目管护机制等,为建立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态补偿制度积累了经验。据悉,目前,以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为范本的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机制试点工作,已在广西、广东、福建、江西、河北、天津、陕西、甘肃等多地逐步推开。 突出系统治理和绿色产业成为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的两个重点。据黄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刘孝华介绍,在突出系统治理方面,一是强化农村面源污染防治。二是强化工业点源污染防治,累计关停淘汰污染企业170多家,整体搬迁工业企业90多家。三是强化城乡垃圾污水治理,城镇、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率分别达到100%和80%,城镇污水处理率达到93.4%。四是强化重点河道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 在突出绿色产业方面,优化升级工业项目510多个、总投资153.5亿元。加快黄山经济循环区建设,已完成投资57.78亿元。 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赵华林指出,跨流域补偿机制,是突破行政分割,实现绿色发展、协调发展的重要措施,新安江作为全国*跨流域补偿试点,实现了良性联动,有力地证明加强环境保护、推动绿色发展、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与发展经济是正相关关系,对推动全国绿色发展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 国家生态补偿制度框架已经构建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在会上指出,当前,国家生态补偿制度框架已经构建。新《环境保护法》要求,国家建立、健全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国家加大对生态保护地区的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落实生态保护补偿资金,确保其用于生态保护补偿。 《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指出,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科学界定生态保护者与受益者权利义务,加快形成生态损害者赔偿、受益者付费、保护者得到合理补偿的运行机制。 《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强调要完善生态补偿机制。探索建立多元化补偿机制,逐步增加对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 此外,据透露,发改委牵头正在研究制定《生态保护补偿条例》。 国家生态补偿发展路线图也已基本明确。《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明确了森林、草原、湿地、荒漠、海洋、水流、耕地等分领域重点任务,提出建立稳定投入机制、完善重点生态区域补偿机制、推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健全配套制度体系、创新政策协同机制、结合生态保护补偿推进精准脱贫、加快推进法制建设等体制机制。 《关于加快建立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指导意见》中,明确了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工作目标,就流域上下游补偿基准、补偿方式、补偿标准、建立联防共治机制、签订补偿协议等主要内容提出了具体措施。 国家生态补偿框架也正在不断延伸。补偿范围从单领域补偿延伸至综合补偿,补偿尺度从省内补偿扩展到跨省补偿,补偿方式从资金补偿转变为多元化补偿。 王金南表示,单领域补偿方面,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已经成为我国流域共同开展综合治理的重要手段;森林生态补偿机制正在不断完善;草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稳步推进;湿地、耕地等其他领域生态保护补偿也在积极推进。 目前,我国生态补偿已从单领域补偿拓展到综合补偿,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办法不断优化,补助范围不断扩大,补助资金逐年增加。 从省内补偿拓展到跨省补偿。从省内基于水质目标考核的补偿政策,拓展到跨省的成本共担、效益共享、合作共治。 从资金补偿拓展到多元化补偿。首先,国家与生态补偿相关的转移支付资金不断增加。其次,市场化补偿机制成为财政转移支付的重要补充。第三,将补偿资金转化为技术或产业项目形成造血机能与自我发展机制。 加强顶层设计 健全长效机制 对于新安江流域水环境补偿试点的推进方向,王金南认为,首先要继续完善和加强生态补偿制度顶层设计。包括法律保障、部门协作、资金支持、机制跟进、技术支撑等方面。引导生态保护补偿由单一性要素补偿向基于区域主体功能定位的综合性补偿转变,确保被补偿区域生态产品产出能力持续增强,以生态保护补偿助推生态建设、环境综合治理,形成与生态建设和环境综合治理的良性互动。 其次,要进一步健全新安江补偿长效机制。将新安江生态补偿试点作为常态化机制固化下来;创新绿色产业投融资机制,上下游通过共建新安江绿色产业基金、PPP基金、融资贴息等多种方式,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新安江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 第三,建设流域生态补偿的“中国模式”。首先,扩大补偿资金使用范围,明确资金规模,增加对企业、渔民、林农、生态移民等生态保护者直接补偿,解决部分生态移民、环境质量维护和监管日常运营资金的问题。其次,开展生态系统价值核算,合理评估新安江流域生态系统生产价值,并以此为基础研究建立基于价值核算的生态补偿机制。其三,与国际组织、研究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合作,构建“中国模式”,进一步强化生态补偿的市场化进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财政资金的利用上,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白景明表示,近年来中央财政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增长也比较快。从2016年的决算和2017年的预算来看,中央财政对新安江流域的转移支付规模已经达到5.6亿元。如何管好、用好这块资金,成为突出问题。他建议进一步完善财政资金的绩效管理,通过绩效管理来推动资金的有效合规使用。

中国环保在线 地方新闻韦德官网 ,】流域水环境治理正在告别以往权责不清的状态,尤其是多地探索流域生态补偿方案,收获颇丰。本文以新安江流域、九洲江流域、汀江—韩江流域、东江流域、滦河流域以及渭河流域为例,进行详解。 近年来,跨行政区域的流域污染纠纷时有发生。其根源在于流域上下游之间环保责任的不对等,容易出现上游排污,下游“买单”的现象,如何破解跨行政区域的流域环境问题,成为了多年来一直在探索的难题。 2005年开始,浙江逐步推进生态补偿试点,随后,江苏、安徽等多省份也在逐步探索生态补偿制度。2011年,财政部、环保部在新安江流域启动了全国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试点期3年。试点之后,新安江的水质连年达标,取得显着的成效。 据媒体报道,新安江流域治理涉及安徽和浙江两省,安徽黄山市是新安江流域上游的水源涵养区,浙江省杭州市是流域下游的受益区。按照流域补偿方案约定,只要安徽出境水质达标,浙江每年补偿安徽1亿元。 按照成熟一批,推进一批的原则,自2011年以来,包括新安江流域在内,我国已开展九洲江、汀江—韩江、东江、滦河、渭河流域等六大河流的生态补偿机制。细细研究这六大河流补偿方案,实则不尽相同,略有差别,下文一一道来: 九洲江流域:投入累积超15亿元两广联手治理显成效 九洲江跨越粤、桂两省区,是广西的玉林市和广东的湛江市主要饮用水水源,九洲江流域的水环境安全,关系到九洲江流域人民群众的饮水安全和粤、桂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大局。粤、桂两省区联手治理九洲江是两省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达成的共识。 2016年3月21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与广东省政府签署了《九洲江流域水环境补偿的协议》。根据《补偿协议》约定,协议有效期为2015-2017年,治理期间广西、广东两省各出资3亿元,共同设立九洲江流域生态补偿资金。此外,中央根据年度考核结果,完成协议约定的污染治理目标任务,将获得9亿元的专项资金支持。至此,九洲江流域合作治理资金投入累计超过15亿元。 在中央的支持及粤桂两省区的努力下,九洲江流域工业点源和县城生活污染源得到较好控制,初步探索出规模化畜禽养殖污染减负模式,饮用水源保护区的非法抽砂、违法养殖、围库造塘等问题得到不同程度的治理,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流域水质恶化的趋势。 汀江—韩江流域:双向补偿,已获中央财政5.99亿元补助 发源于闽西的汀江全长300多公里,是福建省第四大河流,也是福建流入广东的大河流。而韩江是粤东地区大河流,担负汕头、梅州、潮州和揭阳市1000多万人生产、生活供水的重任,因此上游汀江水质直接关系到下游1000多万人的用水安全。 为更好保护水环境,2016年3月,福建省与广东签署汀江-韩江流域水环境补偿协议。按照规定,广东、福建共同出资设立2016——2017年汀江—韩江流域水环境补偿资金,资金额度为4亿元,两省每年各出资1亿元。同时,中央财政将依据考核目标完成情况确定奖励资金,并拨付给流域上游省份,专项用于汀江—韩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 与以往相关协议不同,汀江-韩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采用双指标考核,既考核污染物浓度,又考核水质达标率。同时,实行“双向补偿”原则,即以双方确定的水质监测数据作为考核依据,当上游来水水质稳定达标或改善时,由下游拨付资金补偿上游;反之,若上游水质恶化,则由上游赔偿下游,上下游两省共同推进跨省界水体综合整治。 据东方网今年9月份报道,自流域补偿协议实施至今,福建省已投入汀江-韩江流域水污染防治资金15.99亿元,累计获得中央5.99亿元资金补助。 东江流域:两省每年各出资1亿元,中央财政补贴拨付上游 2016年4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明确在江西——广东东江开展跨流域生态保护补偿试点。同年的10月,江西、广东两省人民政府签署了《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明确了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期限暂定三年。跨界断面水质年均值达到Ⅲ类标准水质达标率并逐年改善。 该生态补偿协议明确以庙咀里、兴宁电站两个跨省界断面为考核监测断面。考核监测指标为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的PH、高锰酸盐指数、五日生化需氧量、氨氮、总磷等5项指标。如出现其他特征污染物,经两省协商也纳入考核指标。同时,江西、广东两省联合开展篁乡河、老城河两个跨省界断面监测评估。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负责组织江西、广东两省有关环境监测部门,对跨界断面水质开展联合监测。 资金补偿与水质考核结果挂钩。江西、广东两省共同设立补偿资金,两省每年各出资1亿元。中央财政依据考核目标完成情况拨付给江西省,专项用于东江源头水污染防治和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工作。两省共同加强补偿资金使用监管,确保补偿资金按规定使用。 滦河流域:以国土江河综合整治予以资金支持 滦河,发源于河北省丰宁县,流经沽源县、多伦县、隆化县、滦平县、承德县、宽城满族自治县、迁西县、迁安县、卢龙县、滦县、昌黎县、在乐亭县南兜网铺注入渤海。全长877公里。 据经济日报报道,与新安江、汀江—韩江等横向上下游补偿方案相比,滦河流域的补偿方案有所不同,初步方案是先建立补偿试点,国家以国土江河流域综合整治试点形式予以资金支持,天津、河北再各自支付一部分,以充分体现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 滦河流域试点共涉及三省一市、共9个地市。其中水土环境污染防治项目共73个,投资35.38亿元;河湖生态保护与修复项目共65个,投资32.74亿元;统一水质、生态监测、监管、应急平台项目1个,投资2.5亿元。 渭河流域:参照新安江流域方案,建立中央补助+跨省补偿机制 2011年,作为生态补偿方面的探索尝试,陕、甘两省沿渭6市1区签订了《渭河流域环境保护城市联盟框架协议》,陕西省向渭河上游的甘肃天水、定西两市分别提供300万元渭河上游水质保护生态补偿资金,用于上游污染治理、水源地生态保护和水质监测等。 “但考虑到现有上游保护投入和治理成本及未来生态治理需求,目前开展的补偿还存在着量小力微、基数不尽合理、补偿渠道和方式单一、缺乏有效机制保障等问题,无法满足流域生态治理和水环境保护的需要。因此,通过先行先试,在渭河流域建立健全可行的上下游横向补偿机制显得十分急迫。”今年6月27日,全国政协委员张世珍在接受中国网采访中表示。 议案里,他建议渭河流域治理,应参照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试点经验,以中央财政生态补偿基金和跨省际的生态补偿资金为重点,启动实施渭河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试点,建立渭河流域生态保护共建共享机制。 原标题:告别上游排污下游“买单” 细说六大流域生态补偿方案

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是政策关注焦点

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一次提出“推动地区间建立横向生态补偿制度”。2014年、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均明确提到跨区域的流域生态补偿机制。2015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提出建立地区间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要求。同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制定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办法”。2016年2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大脱贫攻坚力度支持革命老区开发建设指导意见》也要求逐步建立地区间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是制度创新热点

作为横向生态保护补偿重要组成的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机制因下游对上游水质保护的迫切需求,自“十一五”以来一直是地方政府进行制度创新的热点领域。2010年底,皖浙两省的新安江流域水环境补偿试点作为全国首个国家推动的跨省上下游水环境补偿试点正式启动;2016年3月,广东省与福建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分别签署汀江-韩江流域、九洲江流域水环境补偿协议;天津市与河北省关于引滦入津流域的跨省水环境补偿机制也即将建立。目前,我国已有20多个省相继出台了省域内或跨省域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相关的政策措施。

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是制度推进难点

横向生态保护补偿主要是调节不具有行政隶属关系的地区与地区之间生态环境相关利益关系,但此类跨界生态环境保护事务的权责关系往往不够明确,而且不同地区在环保意识、监测能力和经济水平上差异较大。目前,国家没有发布统一的指导文件和统一的技术规范,因此各地区在进行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商时往往难以在补偿标准、补偿方式、资金管理、效果评估等方面达成共识。《意见》针对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提出了战略性顶层设计,为有效推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奠定了重要的政策保障。

《意见》明确了横向生态补偿政策地位

《意见》将推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与建立稳定投入机制、完善重点生态区域补偿机制、健全配套制度体系、创新政策协同机制、结合生态补偿推进精准脱贫、加快推进法制建设一起作为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体制机制创新重大任务,明确了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在我国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中的重要地位。

《意见》明确了横向生态补偿地方主体

《意见》要求横向生态保护补偿“以地方补偿为主、中央财政给予支持”,明确了中央和地方在横向生态保护补偿上的事权关系,同时也指出中央财政将对地方的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提供一定支持,体现了中央的引导鼓励,有利于激励地方政府积极参与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

《意见》明确了横向生态补偿发展方向

《意见》明确指出横向生态保护补偿的领域除目前实践较多的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外还有受益地区与生态保护地区间的补偿;除常规的资金补偿外,还提出通过对口协作、产业转移、人才培训、共建园区等方式进行补偿,这就为地方政府探索多元化的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模式提供了极大的发展空间。

《意见》明确了推进横向补偿试点范围

《意见》不仅明确了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建设的重点范围,并且明确点出要在长江、黄河、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区、新安江流域、京津冀水源涵养区、广西广东九州江、福建广东汀江-韩江、江西广东东江、云南贵州广西广东西江等地区开展政策试点,把推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真正落到了实处。